新闻搜索
从我的教师生涯看农村教育发展
作者:高兰生    发布于:2019-09-17 08:05:42    文字:【】【】【

高兰生

1952年上小学,1961年从事教师职业,亲身经历与见证了近70年我县农村教育的发展变化。

初中毕业后,正凑村里学校缺名教师,校长请我当代教,月工资22元,我愉快地答应了。学校由原来上学时的两个复式班三名教师,变为四个单班五名教师,学生增加到130多名,三间北房为四年级教室,三间西房为一年级教室,教师住南房,二、三年级在校外,一个在村庙里,一个借用民房。三、四年级用着原来的老旧桌凳,课桌有高有低,有长有短,其中有向群众借的老式长条几、长方桌,凳子高低长短不一。一二年级砖台垫木板,自带小凳。我担任了一年级班主任,上课一块黑板一支粉笔一本书,学生除课本外每人一块长20厘米,宽15厘米写字用的石板和石笔,教师晚上办公照明是玻璃罩灯。那时,学校还担负村里扫除青壮年文盲的任务,二、三、四年级学生包户包人,教师包生产队,晚上给农民文化夜校上课,我们制作了许多“识字卡片”和“常用字上墙”方便群众认读。1962年我参加了县中师函授学习。

1965年村里建起了新学校,学生坐上了新桌凳。办学条件有了改善。那时,国家提出普及小学教育,适龄儿童入学率要达到98%以上,这是上级检查学校工作的硬指标。对个别家庭困难的多子女户,允许姐姐带弟妹上学、半日制上学,一天学一晌或两晌(每天3次到校)误了的课教师晚上送课上门。

1968年改七年制,学生逐年增加,学校经费主要靠师生夏收捡麦穗、养兔,自制粉笔、办工厂、农场多种形式的勤工俭学解决。1969年公办教师下放队办,我由代理教师转为民办教师,每月260个工分,县上补助5元。这年我担任了校长。1971年我加入了党快乐十分11选5。

1976年我转为公办教师,月工资29.5元。1979年调到南贾镇任指导员(联合校长),全镇24个学校,其中三分之一的学校有的在土窑洞,有的在村庙,有的是穿心店(没围墙),有的教室房顶漏雨,有的教室是小窗户光线很暗,有的没有操场。记得我第一次到一个七年制学校检查,一、二年级教室的门窗有框没扇是个大窟窿,“桌”是砖台垫木板,学生自带小凳。走到三年级教室,校长不自在地说:“你看咱这桌凳,有的有面缺腿(一头垫砖),有的有腿没面(坏桌面),实在是寒碜哩。”

为实现国家提出的“一无两有”(校校无危房,班班有教室,学生人人有课桌凳),县委号召“集资办学”,提出初中并校,合理布点,提高教学质量。镇党委全面发动,干部带头,村村落实,采取新建、扩建、改建等措施,七年制学校由原来的14个合并为6个,全镇学校办学条件普遍改善,解决了“泥台子”“坏凳子”“黑屋子”“土窑洞”“老庙宇”,实现了“一无两有”。

1983年我调到曹家庄乡任联合校长,这个乡是半山区,集资办学起步晚。针对当地现状,必须急起直追。1985年邓小平主持召开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提出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借全会的东风和县委提出的“再穷不能穷学校,再苦不能苦孩子,再贫不能贫教育”的口号,全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群众办学热潮。全乡办学条件彻底改善,实现了“一无两有、三配套”(图书、教学仪器、体育器材),普及了小学义务教育。1987年县委召开集资办学表彰大会,授予曹家庄乡“集资办学先进单位”。198919901991连续三年中考成绩在全县名列第二,我也连续6年荣获县“先进教育工作者”三次荣获县“优秀党员干部”,1991年荣获山西省教委“普及初等教育模范工作者”荣誉称号。这年,我取得了函授大专毕业证书。

1992年我调县教育局任成人教育办公室主任。199410月我县被山西省人民政府誉为“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县、扫除青壮年文盲县”。成人教育工作重点由“扫盲”转为农民学技术。当时全县农村掀起了果树热,栽种苹果树面积达到50余万亩,果农迫切要求学习苹果管理技术。我主动向局领导请缨下乡搞培训,经与县科委有关领导联系先后编印了《苹果树的管理》《苹果管理实践谈》两本农村实用技术培训教材,聘请了一位果树技术员。我用摩托车带着技术员深入全县19个乡镇搞培训200余期,培训5万多人次。在汾城镇定兴村、阜育庄定点全年定期指导,全程服务,果农热情的称我们“活财神”。

退休后,我参加了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城关小学聘任我为校外辅导员。全县农村学校的教学设施实现了“三机一仪一幕”(录音机、电视机、放像机、投影仪、幕布)。我的论文《实施规范教育,培养良好品德》《儿童安全十注意》《在素质教育中培养学生的良好道德》分别获中国教育学会一、二等奖和山西省教育学会三等奖。我还自费出版了《春芽集》(小学生优秀作文选)700册,赠给城关小学、县特殊教育学校、家乡三公村学校等。2014年当我走进阔别多年的家乡学校,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在眼前,宽敞的校园,高高的旗坛,明亮的教室,会议室、教师办公室,学生食堂,塑胶操场,每生一桌一凳一床。支部书记王会琴告诉我:“新校舍是我省实施‘校安工程’2011年政府出资建的,村委又拿出60万元完成了全部配套设施。据今年写村志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村大专毕业参加工作和正在上大专院校的学生293人,研究生17人,博士生3人,是改革开放前大学生总数的28.5倍”。

 

如今的襄汾农村,彻底结束了庙宇学校,窑洞学校、瓦房学校、预制板房学校的历史,校园宽敞,楼房耸立,草绿花香,环境优美,校校有励志标语,文化长廊,校训校歌。多媒体进课堂,教学手段现代化。教学资源实现了三通:光纤宽带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2017年通过了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县”验收。

纵观70年的教育发展,在党的领导下我国由解放前一个文盲充斥,被列强欺凌的弱国,变成了一个教育大国,教育强国,人才强国,科技强国。经济飞速发展,屹立于世界之颠,强国之林,特别是5G的研发成功,让世界刮目相看!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快乐十分11选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